menu
是时候离开了——我眼中的酷安

酷安曾经是一个很 Geek 的地方——至少过去是这样子的。酷安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做单纯的应用下载市场。
本来酷安在我眼里是一个大家可以自由交流的地方。大家都是高质量的 Android 玩家,人人都有两把刷子;用户可以和开发者自由互动,酷友可以和管理层相互玩笑,大家一起交流心得或者有 dalao 出来普及知识。。。

而如今呢?

一知半解的小白不懂装懂,深谙技巧的机油遭到排挤;开发者开始浮躁地追逐名利,在进步和在努力的却已经潜水不见;热心分享的酷友被迫删帖,打包党和病毒开始招摇过市;抄袭蔚然成风还受到庇护,维护开源和版权却遭到批判;当年叱咤风云的酷安大 V 逐渐离开,猖狂的小学生开始涌进酷安;用户对捐赠嗤之以鼻,对公益和慈善不屑一顾;使用盗版和破解版的人高高在上,坚持入正的酷友却遭到攻击;不负责任的开发者装着委屈,拒绝 HTTPS 的开发者傲然表示无所谓;收购神器拿来作恶的公司被打脸,没经历过历练的商业“团队”辱骂用户、主动下架了自己的作品。

这一段概括了我经历过的酷安最近的几件大事,包括 没有密码找回柯震恶feemo 等大 V 离开酷安,冰箱的开发者和破解者撕逼后潜水,美化版 QQ 分享被迫全部删帖,夜之浪子 暂停了他的搬运,绿色守护 被打包病毒,妮乎 不遵守开源协议抄袭,酷安小编 批判维护开源的酷友“过年吃饱了闲的”,几个宣称会黑服务器和抓包的“小学生”给妮哩招黑,奇葩小超奇葩云 公益捐款被攻击,xMIUI拾乐 发生的正版盗版之争,妮哩萌萌 用明文传输用户名和密码,一句 的开发者坚持 “HTTPS 无用论”,阻止运行猎鹰网络 收购后种种丑态, 的开发团队辱骂用户、最后主动下架。

不记得是阿酷还是小编说过,酷安就像一个社会,社会百态都会出现,所以管理层一直看淡撕逼。是的,酷安的确像一个小的社会。
去过隔壁乐园吗?去过葫芦侠三楼吗?我在那两个里面都逛过一圈。隔壁乐园被自欺欺人的用户和毫无意义的评论填满;葫芦侠三楼被不懂装懂、打包抄袭的猖狂小学生充斥。似乎任何一个社区,最终都会不可避免地要走这个道路,最后堕入深渊,比如现在的知乎和贴吧,比如葫芦侠和手机乐园,比如酷安。
酷安小编说过,“酷安一天产生上万条动态”、“难道酷安需要你们撕逼来拉流量?” 是的,酷安的确不需要;同样的,葫芦侠和乐园它们也都不需要。

不记得是哪位酷友说过,酷安本身没有变,是酷友们变了。然而,酷安的灵魂就在于那足够令酷安自豪的高质量的用户。现在用户和开发者像逃离沉船一样,从酷安流失出去。不知道会不会继续有高质量的用户加入酷友的大家庭,为酷安补充新鲜的血液。

我也无所谓再做所谓的普及和分享了。过去一个月以来我进行了两次清理、累计清理了 1100 多条动态;现在留下来 31 条动态,用来告诉大家,我至少在酷安存在过。

酷安其实在转变,酷安的用户也在转变。有的用户不适合新的酷安,就会离开,大家没必要太放在心上。


联系我的方式并没有改变。你们依旧可以在我的微博、我的博客、MAT BBS 上找得到我;我的 E-Mail、我的 Telegram、我的 QQ 也没有改变。我并不是从此杳无音信、无处可寻。
或许有那么一天,我还会回酷安看看,看看那个改变了我的 2016 年,也改变了我人生方向的那个酷安。

本文作者:neoFelhz
本文采用 CC BY-NC-SA 3.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,阅读 相关说明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nfz.moe/archives/coolapk-in-my-mind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