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一场向死而生的征程?——我是这么理解 「Green Android」的

黑云蔽空,极夜将至,风雷涌动,没有雨。 在寂寞中奔驰的猛士啊,在暂时无人慰藉你之前,请不要惮于前驱。
——题记

什么是 Android 「绿色应用公约」?这是公约的内容:https://green-android.org/app-convention.html
还有,这是冯老师的 《从守护到公约,向死而生的新征程》 一文。这篇文章介绍了冯老师对他自己想要缔造的一个生态的理念。
显然,冯老师提出的「绿色应用公约」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,也引发了很多争议。我身边的一些搞 Android 开发的人有的也已经开始准备接入冯老师的 Condom SDK,也有申请绿色应用认证的(其中一些应用已经通过认证了)。面对「绿色应用公约」、引爆 Android 开发界的“炸弹”,我来谈谈我自己的看法。

首先,可能到最后才轮到会有 BAT 这些老牌的毒瘤剧透遵守公约。这些巨头们辛辛苦苦开发出 XGPush(信鸽推送)、MiPush(小米推送)、HWPush(华为推送)、Umeng(友盟毒瘤 SDK)等等这些东西并让其它开发者接入,一时半会是不会抛弃的。

当然,这是一套方案。这是手机厂商和应用厂商为统一推送接口做出的努力。可惜,最后到达用户手上的,却是链式唤醒的恶果。
我记得,工信部之前一直在搞有关的大新闻。比如搞什么“工信部评选六大安全应用商店”,还有华为、工信部共同牵头的“安卓绿色联盟”。我想,这样的绿色联盟,也不过是为了继续统一管理接口、管理厂商,最终改善用户体验。
为了防止这些组件造成的链式唤醒,冯老师也开发了 Condom SDK。

然而,这并不妨碍本次呼吁是一次极具意义和价值的重要呼吁。公约的提出对于整个 Android 的生态如同一记重锤。公约提出了一个观点——就是如果应用规范自己的行为、合理利用 Android 系统的各种接口、框架,不用那些尽力让后台保活、注册一堆广播 Receiver 和 Service,转而去尊重用户的整体体验,是利大于弊的。

现在一些开发者(主要是 BAT)往往觉得如果选择不“成为毒瘤”,自己的利益会受损。然而现在一个很显著的趋势,就是国内各家厂商定制系统对于后台的控制都越来越严格。要是你的应用费尽心思搞的“流氓行为”在这些系统上,如果不进白名单会死的很惨。更别提还有各种手机管家,对于折腾 Android 的人来说还有黑域、绿色守护这一些神器。是的,包括冯老师开发了的绿色守护。

像 BAT 的这种流氓行为实际上是不受用户待见的。大多数用户是不了解 Android 机制的,但是用户会把手机的卡顿、耗电归结于毒瘤,导致卸载甚至差评等行为,这是应用开发者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在用户和毒瘤的战斗中,手机厂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。比如微信和支付宝还有 QQ,大家都离不开。如果在手机上这些应用引起卡顿,用户会把锅丢给手机厂商的。这时候厂商不得不从自己定制的 UI 出发,不断加强对进程和后台的限制。

而「绿色应用公约」的提出,相当于向开发者们强调:你无论多么暴力地企图保活进程、无论多么试图自启和推送各种广告,最终只会换来用户的反感,得不偿失。

「绿色应用公约」提出最大的影响就是,让一部分有良知有担当的应用主动去除对体验的破坏,让自己的应用支持「绿色应用公约」,手机厂商内置的 OEM 的安全中心类优化功能会对支持公约的应用放宽限制,例如不再强杀进程、允许长周期的后台任务、放宽对某些合理事件的自启动限制。最后这是一场良性循环。
而对于用户而言,这样一种公约无疑成为了一种评判标准。追求设备使用体验的用户将会倾向于安装和使用已经支持了「绿色应用公约」的应用,最终将会为这些应用带来更大的利益,最后依然是一场良性循环。

当然,这个趋势肯定不是从 BAT 开始的,毕竟他们的提供了用户无法割舍的服务。所以公约能带来的价值可能还不及对它们的束缚。但对于中小应用,以及行业其它阵线的挑战者就不同了。他们中作为行业中的先知先觉者的那一部分,就会意识到即将到来的问题并开始行动。当用户知晓并转投这些产品中,那么顶部的巨头就会受到撼动。

目前,「绿色应用公约」推行非常顺利。冯老师和很多手机 OEM 厂商的开发者进行了沟通,很多开发者也表示支持,就连华为的“安卓绿色联盟”都对「绿色应用公约」表态支持。

是的,这是一个信号。以各巨头统一推送渠道为基础的“安卓绿色联盟”和以“后台纯净
”为基础的「绿色应用公约」如果达成共识,这将会是国内 Android 生态的一场动荡,将会引发巨变。

如果,「绿色应用公约」能够推行下去,从用户、神器的作者、手机厂商,再到 BAT 这样的巨头。如此良性循环地发展,最终国内令人诟病的 Android 生态将会得到改变。


如何看待一些人对「绿色应用公约」的反对意见?
这不置可否。毕竟如今毒瘤横行的国内 Android 生态是一种僵局,打破这个僵局的确并不容易。单单靠一个公约,或许不能改变整个生态。但是,我们必须试着去努力,不是么?
所以,像 piebridge 这种继续试图魔高一尺、道高一丈地压制毒瘤,只会让毒瘤继续尝试突破。最终两败俱伤,国内 Android 生态只会继续恶化。是的,使用黑域这类软件,对改善国内 Android 生态毫无意义。
对于 piebridge 唱衰通过破坏毒瘤的组件完整性的优化方案的行为,例如绿色守护基于 Intent Filter Wall 的处方,例如 MyAndroidTools。是的,很多开发者都不喜欢它们,而且,我也不喜欢它们。虽然我是 MAT BBS 的管理团队成员,MAT BBS 是一个讨论 MyAndroidTools 禁用方案的论坛。但是,如果我们能最终改善国内 Android 生态,让各种神器最终一无是处,此时,还需要诟病破坏组件之类的么?同样,你黑域破坏应用的国内推送渠道,相比绿色守护用“后台纯净”同时保障用户体验和厂商推送,不也是破坏应用的组件和功能完整性?

本文作者:neoFelhz
本文采用 CC BY-NC-SA 3.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,阅读 相关说明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nfz.moe/archives/my-view-of-green-android.html